当前位置:首页 > 资讯 > 国内新闻 >

三大备用水源地水质不容乐观

时间:2013-07-10 09:12来源:南方报网 作者:南方报网 点击:
昨日,广西贺江水污染事件进入第四天,环保专家表示,污染水团前锋讲在贺江逐步达标后才进入西江,预计12日左右进入西江,广西方面正在专家组指导下积极应对,尽量降低超标倍数以减轻对广东的影响。
昨日,广西贺江水污染事件进入第四天,环保专家表示,污染水团前锋讲在贺江逐步达标后才进入西江,预计12日左右进入西江,广西方面正在专家组指导下积极应对,尽量降低超标倍数以减轻对广东的影响。

目前广州的自来水水源45%以上是来自西江,取水点位于佛山市三水区思贤滘,之所以舍近求远的取水,皆是因原有水源地日益污染,而2006年的北江镉污染事件加速了相关工作的进程。

此次水污染事件,再度给广州的供水安全敲响了警钟,因为这已是西江连续第二年遭遇上游广西水污染的威胁了。

备用水源水质现状不稳定

在喝西江水之前,广州曾经的主要取水点,设置在被称之为广州“西部水源地”的珠江西航道和流溪河白云段,但2006年的北江韶关段镉污染事件,让位于北江下游的广州若干主要水厂,顿时陷入一片惊慌,西村、石门两个自来水厂,甚至一度停止从西航道取水,而污染日益加剧的西部水源地,也让广州加快了去西江取水工作的脚步。

在西江取水工程落成后,原有的西村、石井、江村三座水厂,已停止从原地取水,而三个水厂所在地的周边水域,也变身为一级或二级备用水源地。

所谓备用水源地,意味着如果西江取水工程因水质污染或其他原因,不能正常供水的情况下,此三地的水源,将作为应急水源提供给广州市的西村、石井和江村等自来水公司,向广大市民供水。

那么,广州西部这三大水源地现状水质如何,可否能够在非常时期保质保量地向广州供水呢?

对于水质的问题,广州市环保局相关负责人表示,珠江西航道和流溪河江村段的水质,目前并不能在所有时段,稳定达到饮用水源地标准,其中丰水期水质较好,但枯水期会有超标情况,而主要超标项目集中在氨氮类。

氨氮类指标超标的水质,表明水体中的富营养化程度提高,这位负责人强调,自来水厂可通过灭活性处置,将水体中的氨氮指标降至可饮用标准。

此前,广州市也发布了相关河涌和珠江航道水质数据。数据显示,在枯水期时,珠江西航道,均为劣五类水质,流溪河白云段也同为劣五类。

而我国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中,作为集中式生活饮用水水源地的水质,要求至少达到III类或II类水质以上。

水质现状离标准要求甚远,那水源地现状的污染情况到底是什么样子呢?

昨日,本报派遣记者兵分两路,继2009年和2011年后,第三次重访了西村、石井和江村三个西部备用水源地。结果发现,水质情况与前两次探访并无差距,情况依然不容乐观。

(前两次探访稿件,详见2009年5月21日和2011年11月4日《南方日报》的相关报道)

记者手记

关停污染源为何总难做到位?

贺江暴发水体污染已有四天时间,昨天粤媒大多在庆幸:广州在西江的最大取水点,即佛山的思贤滘,受贺江镉、铊污染影响甚微,污染水体到达广州取水点前应该早已被稀释。

多日来笼罩于饮用水污染阴影之下的广州市民,终于可以深呼一口气,放下心头一块石。但是,如果以为这起事件便画上了句号,那是大错特错。

媒体报道,导致此次贺江水体污染是一家非法隐蔽的炼铟厂,面积只有200平方米左右,而这只是而贺江两岸众多矿厂和小作坊的冰山一角。贺州市拥有锰、稀土、钨等矿产资源,共生镉、铊等金属,当地小规模矿厂数量众多。官方承认贺江两岸还分布着79家矿厂和作坊,至今贺州官方还未公布其具体位置,如果媒体深入挖掘,那些矿厂对水体的污染估计更为严峻。

昨天,南方日报记者再次探访广州西部三处备用水源,在西村、石门和江村水厂外围总能发现各种直接产生污染源的企业和作坊。广州西部三处水源地水质早在2009年就被广东省环保厅检测为“劣五类”,众多媒体实地走访后,得出的结论大抵都是水源地饱受中小型企业污染,而当地政府治理乏力。这些习以为常的现象时时拷问着城市管理者:为何无法关停或者规范中小型污染企业?

近年来,国内众多一线城市每下暴雨便起内涝,城市管理者治内涝有心无力,网友调侃排水管道是一座城市的良心。内涝严重众人有目共睹,被放任偷排的企业则躲在城市的背面,将其关停或者规范更是一座城市的良心之举。

可以说水源污染问题是地方发展经济、企业追逐利益与保护环境之间的博弈,现实中受伤的总是环境。当下,大型污染企业落地往往要受到民众质疑和抨击,但是小型甚至无牌无照的污染企业不但给无法为当地经济创收,还得让政府冒上污染风险,却常常躲得过监督,实在令人不解。

其实,这个令人不解的原因,恰好反映出执法部门有法不依、执法不严、对环境问题“抓大放小”,这些行为理应在今天受到严格的渎职追究。否则,今天曝出非法炼铟厂导致水体污染,明天便会有制衣厂偷排致河中鱼类大面积死亡的新闻,今后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。

江村水厂:

流溪河取水口附近死鱼漂浮

江村水厂的位置是三个备用水源地水厂中距闹市区最远的,记者几经辗转找到了水厂所在的石马村,在穿过一个个堆满废品、垃圾的回收站点之后,终于来到了江村水厂。该水厂建在流溪河的东岸,临近白海面涌。这条位于流溪河上游的河涌比较狭窄,烈日之下,涌面浑浊不堪,一走近,恶臭味迎面扑来。深绿色的水面时不时会有水泡溢出,泡沫垃圾、细小碎物等各类垃圾异物在涌面涌动、漂浮。

记者来到江村水厂门口想要入厂了解具体情况,却被保安断然拒绝。于是顺着岸边的河边街,记者绕了一大圈来到了水厂对岸,即流溪河的西面观察情况。

在宽约百米的流溪河河面上,可以很明显的看到位于河中心五六立方米大小的取水口,取水口上方有蓝色指示牌标明“取水口范围 严禁靠近”。

不过,取水口附近的河水比较浑浊,褐色的河面漂浮着各种杂物,如白色垃圾泡沫饭盒碎片、塑料袋、木渣等等,甚至还可以看见好几条死鱼浮在河面。

在距离取水口仅50米的对岸,是连绵的砂场,期间耸立着数十个高达十几米的沙堆,时不时地,一些沙石在风力的作用下顺着岸边滑入流溪河内。

记者沿着河流上游的方向又前行了一段距离,发现还有好几间砂场也在此作业,其中有的砂场还将采砂船停在了岸边,有的砂场则将柴油发动机和运货皮带,直接从河水中修建至岸边

记者向一间砂场工作人员询问河中取水口的情况,一名沙场工作人员说,“取水口已经废弃了很多年,不会用于取水了。

此外,在岸边立着一块锈迹斑驳的蓝色警示牌,警示牌上依稀可辨认出“禁止向河内排放废弃物,禁止在河岸堆放垃圾”之类的文字。

可就在警示牌下方的小河涌内,记者发现有一只废弃的木质船停泊在此,而在船边,成堆的生活垃圾物缠绕成团浮在河面,其中有方便面盒、塑料水瓶、树枝等等,不禁令人感到恶心。

记者了解到,采砂业也是对江河水产生污染的重要产业,因为盲目采砂,会将河床掀起,除了泥水污染外,早已沉积在泥砂中的重金属等也被重新融入水中,给水质安全带来严峻挑战。

按照《广东省饮用水源水质保护条例》规定,饮用水地表水源保护区内禁止“非疏浚性采砂”行为,那么这些砂场到底是否有权在此合法采砂呢?记者咨询了环保局相关工作人员。

相关工作人员表示,这些砂场不是环保局批建,环保局也没有批示过相关砂场,具体是否合法采砂,可能要咨询国土或水务部门。但水务部门则暂无回复。

西村水厂:

水中有鱼,岸边有山羊

在西村水厂一级备用水源地卫生河流域,记者发现该水厂四周都有围墙保护。当记者来到水厂大门前想入内查看水质情况时,遭到3名保安的拒绝。之后,记者只得在西村水厂卫生河上方的广清高速桥附近查看水质。

据观察,卫生河水呈现较为清澈的墨绿色,水面白色污染物和水浮莲都较少,由于记者距离水面有3至4米距离,因此无法闻到河水是否有臭味,但目测河水流动很快。站在桥上,记者也看见河内有不少小鱼在游动,岸边还有5只山羊在吃草。

广清高速桥上的铁丝网不知被何人破开了一个可供一人钻入的大洞,一名男子将鱼竿从洞口伸入垂钓。记者随即上前询问,他说这是他第二次在此处钓鱼,收获颇丰,上钩的也多是罗非鱼,“不是给人吃的,玩玩而已”。

当记者问及是否察觉这几天水质出现变化,小伙子说,感觉水质并无变化,鱼还是和以前一样多。

而后,记者来到了水厂旁边的花城运输市场想做进一步的水质观察,但市场与水厂中间也被围墙完全隔开。记者爬上市场围墙也看不到河水,还借用了运输工人的梯子从物流厂房窗口看,河水同样被遮住,因此,记者最终无法对水厂内水质进行近距离的观察。

记者也同时了解到,按照《广东省饮用水源水质保护条例》规定,一级备用水源地禁止禽畜养殖,那么这些山羊是从何而来呢?是误闯入还是已放养多时?

石门水厂:

河水偏黄生活污水排入江中

自2010年9月29日西江取水后,珠江西航道担当着广州人民备用水源的角色。昨日,记者前往石门水厂旁的珠江西航道查看水情。

在到达石门水厂大门之前,记者先后经过了多个物流市场、两家水泥厂、1个余泥码头以及数家砂石场。来往货车不断,尘土飞扬尾气呛人。经过水厂大门后,记者在泥沙路上行驶了不到1公里便看到错落分布在航道上的4个取水水泵。

记者来到珠江西航道,货运船只在江上穿梭。河水颜色偏黄,站在水边未有异味。与对岸取水点附近的水环境状态不容乐观。近岸处的水面上漂浮有不少的水浮莲,河岸一侧的空地上堆满了沙石并伴有一次性饭盒等生活垃圾,甚至还有几个废弃的农药瓶。记者在与珠江相连的几条小河涌中,更是看到水浮莲与各种生活垃圾交织的情景,水面上还漂浮着一层若隐若现的油污。

从取水点往上游方向走约两公里,是一片居民住宅区。记者注意到,不少沿江而建的居民楼下方依稀可见生活污水涌出。在沿岸一家金属加工作坊里,周师傅告诉记者,他七八年前已在此地从业,眼看着这一块水域的变化,那时水质清澈,现在脏得没人再敢在这里钓鱼了。但周师傅坦言,这几天不知为何,水质情况还算不错。

返程之时,记者发现离取水点约1公里处的余泥码头上,有一辆货车正在岸边往趸船上卸泥,旁边还有两辆货车正在等候。记者远远可见,货车卸泥时有不少余泥散落水中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